吃着火锅,唱着歌,突然就被捏死了...

心动和心碎都撼动于细枝末节 这场生命 是一场 阳谋 迎面而来的 我以为是光 就是光 放心上 却炙烤着我的血肉 模糊双眼 我忘了自己来自哪个方向

我也曾拥有珍珠,露水,以及你捂热在胸口的黎明,我要将这一切都还给你,扔给黑夜,再被野兽吃掉,它们会成长成你想要的模样。

没有人看见草生长,草生长的时候,我在林中沉睡。

太忙 太闲 你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