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习大是否会突然怀恋起路边摊的味儿

Bin in 日志

龙舟广场夜市 2016

@2016 江边夜市

想一下现在社会的职业组成,看起来似乎并不是最优解,毕竟很多人都浑浑噩噩,对自己所处的位置贡献着时间而已。这样的状态得分或许只是一个正态分布。(非专业研究)

设想其他所有条件不变,把当前社会所有人之间的职业随机互换,一段时间之后达到稳定状态。乐观的程序员成了厨师;机敏的拾荒者成了政治家;律师成了农民;保险推销员成了医生,每个人在自己新的位置用同样的状态生活着,或许仅凭自我经验,社会可能是一片混乱。但是设想大部分人在新的位置都能想着去补充一些相关知识呢?正态是一定会偏的。

比如我,想必一定是名极棒的采食者。

Responses
  1. 食,只是动物的本能,求生的天性。所以,这时我可能是一只很单纯的动物人。
    如果遭遇悲伤,我可能会没食欲吃不下饭,这时我可能才会体会到真正能满足我的还有食物以外的东西,超出单纯物质层面的东西。
    又或者当我有远大的目标,远远大于生命的目标,我会表现出抗拒人的本能,否定动物求生的天性,变成董存瑞那样的人。

    Reply